|微信设置

《琉球泪,江湖恨》----大明湖版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18 13:37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61# 海燕的


    荒凉,人少,石头多,太好了,正好写----这种情景,最适合打斗。

就在此地登岸了。

又该有人嫌我痴迷打斗了,唉,有人说我写的不是“武侠小说”,是“武打小说”,没办法。
声明:本文内容来源互联网,仅供畜牧人网友学习,文章及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,请及时联系我们(010-82893169-805)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18 14:0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尽量控制自己在登岸打斗前,多磨蹭一会儿。

给中山王宫内多加点战略战术的论证和调兵遣将的安排,给李慕渊多安排点抚琴,斗茶,吟诗,诵词的雅致。

会有不少山东和河北豪杰登场。单刀李存义,将会被写成丁然的起手师傅,不过,在小说中,他会叫“李存胜”,以便和现实分开,便于发挥。

“凌月剑”的来历,也会被交代,并且,引出另一口特别的武器,积竹柄的宝刀,八卦派镇门之宝,“昭昭天日刀”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18 14:0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小说中,目前,这把刀还在皇上亲卫,负责安全和谍报的,八卦派掌门人大太监“董海啸”手中----好一手府内八卦催心掌!

后来,此刀迷失在大明湖畔,多年后,日本人重返泉城,发动令人发指的五卅惨案,为的,居然还是寻找这把事关武林,也事关儒林的,昭昭天日刀。

因为驾驭此刀,用的是心性,是气节!

叶赫娜兰.孤城 于 2009-11-18 14:07 补充以下内容

董海啸的原型是董海川,把名字改了的原因,同单刀李存义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23 22:3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叶赫娜兰.孤城 于 2009-11-23 23:01 编辑

第二章
五年前,落花遐园听抚琴

三天后,暗送机关硬闯关





“云雾润蒸华不注,波涛声震大明湖。”趵突泉,长者,白衣长须,吟诵着解放后傲气云秋的回民书法家金棻的手书。
“爷爷,当时,飞刀李慕渊的次第无人草堂居,是在什么地方?”小儿,7,8岁的样子。
二人精气神振奋而内敛,像是有家传内家武学在身之人。

“在大明湖和趵突泉之间,紧靠着五龙潭,一个前出厦,带栏杆的高坐五间草房,带后窗的。在那儿,可以遥望鹊山和华不注山的,”老人说,“你太爷爷追随李慕渊一起赴死之前,告诉你太奶奶,你太奶奶告诉我的,就在云彩胡同。”

老人望着远方,陷入沉思,那个年月,那时候,作为一个孩子,他记得,似乎,每一年,都有一个漫长漫长的秋天,无休无止,儿时的痛苦,世道的浇漓,山河的破败,他不敢回忆,又不能不回忆--- ---

点评

以前,云彩胡同,在济南,真的存在(现在没了,都成了高楼)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02
以前,云彩胡同,在济南,真的存在(现在没了,都成了高楼)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02
以前,云彩胡同,在济南,真的存在(现在没了,都成了高楼)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02
以前,云彩胡同,在济南,真的存在(现在没了,都成了高楼)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0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23 22:57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叶赫娜兰.孤城 于 2009-11-23 23:00 编辑

那年月的秋天,确实很长。
李慕渊喜欢秋天。

折扇,长琴,小火炉,紫砂壶。登一叶扁舟,从五龙潭,顺小清河之流水而下,到大明湖,而后,折到大明湖南岸的遐园登陆。正深秋时节,一路上,红,黄叶缤纷而飞花入水流随波。
飞雁,长空飞雁。雁过无痕!
李慕渊立在船头。

“向西风,
锦鞍停,
一春一夏一飘零。
捉襟问北鸿!

此归鸿,
字分明,
徒叫飞霜寄巾英。
已然天地清!”
想都未想,转身低头之间,李慕渊口占一曲《长相思》,不觉吟诵而出。

“师傅。”胜男早在岸上等候。
“秋贤弟。”李慕渊不计性别,亦无长幼俗见,直接与胜男兄弟相称,拱手,抬手,示意一起走向遐园。

“遐园!”门额上时章草遐园二字,用笔精纯浑厚。遐园内,流水无声,绿萍依依,有翠竹,掩映粉墙之上。

点评

自此,与秋胜男等不同,李慕渊吟诵一切词作,皆为孤城旧作。 欢迎诸位批评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33
自此,与秋胜男等不同,李慕渊吟诵一切词作,皆为孤城旧作。 欢迎诸位批评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33
自此,与秋胜男等不同,李慕渊吟诵一切词作,皆为孤城旧作。 欢迎诸位批评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33
自此,与秋胜男等不同,李慕渊吟诵一切词作,皆为孤城旧作。 欢迎诸位批评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33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23 22:58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叶赫娜兰.孤城 于 2009-11-23 23:22 编辑

又发重了,删。

留一句“英雄颂过秋云后,遐园自此水不流。”

以后,遐园水就不流入大明湖了(我瞎猜的,其实本来遐园水就是独立的,和大明湖,小清河无关)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23 23:47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胜男离开南方,到北方来,来找真正的武学心法。

坚船利炮,来复火枪,我们抵御不住外患,兵器变了,打法变了,更可怕的是,天,也变了。
已经是火器的天下!

但武学心法,不会变。心法,每个流派的内家拳都有数不尽的心法,但最正宗的,救万民于水火的,也最不可领悟的,是岳家枪的心法。

胜男就要这个心法,所以,他找李慕渊。

飞刀李慕渊,“飞刀不杀人,刀刀救人命!”
为什么刀能救人?就是因为岳家枪的心法,收放自如,如冲天之巨鸟,远离尘世之万相。
离相,无相,故而有相。
何必杀人救人?

遐园内,藏有岳飞手书《前后出师表》的手书石碑,而这石碑的内容,书法,就藏着岳家枪的不传之秘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1-24 00:03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向西风,
锦鞍停,
一春一夏一飘零。
捉襟问北鸿!

此归鸿,
字分明,
徒叫飞霜寄巾英。
已然天地清!”
好!天清地洁,秋风飘零,大气!

点评

谢谢穆然兄鼓励,孤城自勉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4 00:46
谢谢穆然兄鼓励,孤城自勉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4 00:46
谢谢穆然兄鼓励,孤城自勉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4 00:46
谢谢穆然兄鼓励,孤城自勉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4 00:4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24 00:45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叶赫娜兰.孤城 于 2009-11-24 01:52 编辑

茶凉。
胜男不再饮茶。

琴声激越。
转入婉转。
慷慨!
振奋--- ---
如飞花,风穿过檐前之柳,推歪一片竹。竹林,似乎内有刀兵之声,就在身边。

胜男毛发尽上竖,她只是读着《前后出师表》,渐渐忘记了内容,只是随着岳飞的笔锋,走入了岳飞的内心,杀气四伏,欲哭难哭--- ---
“臣亮言,先帝创业未半,而中道崩珇。今天下三分,益州疲敝,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!然侍卫之臣,不懈于内,忠直之士,忘身于外!--- ---”

忽然,琴声戾然而变,风沙至!

风沙!不是风沙,是遮天蔽日的飞箭!从斜上而降,如雨般,分别浇向敌我双方的马队,在马队后面,是敌军主帅!

胜男催马而上,损失过半,兄弟手足,竞相跌掷,血溅胜男战袍,胜男竟然毫无一丝心疼之意,只是怒火焚身,难以自已。胜男催马,在马上跃起,直飞云端,穿过箭雨,直接飞身踏上敌人射来的箭云,踩着支支射来的飞箭,向敌阵奔去。

直接越过弓箭手和层层鹿角,胜男直取敌帅,错身的一瞬,剑起,头落。此时,胜男自己的马已飞驰赶到,胜男落马背上,扯缰绳回望,已经在阵前战死的,是自己和兄弟们的身体。
但两旁,如乌云般压来,是我军的后备重甲铁骑,胜负已分。

敌帅已然被夺气。
敌帅,早就被夺气了!

而自己,已经从精神到肉体,完全出离了生死----这才是心法,为了胜利,尊严,追求,出离生死的,岳家枪的心法!
怎么能会有失败?
正直,无私。
凄厉,悍然。
无私无我,物我两失,心无挂碍,故而无惧。
故而何惧!

琴声哑然而止,风驻。

“恭喜贤弟,”胜男渐渐回过神来,见李慕渊拱手道,“你已经领悟了岳飞《前后出师表》的真意。”
“多谢师父指点迷津。”

高手就是这样,交流,何必用语言,用眼睛,用耳朵。李慕渊就是知道秋胜男已经领悟了,而秋胜男也知道这一点。

李慕渊手刚要离开琴弦,琴弦怆然而断。
“莫不是有高人在侧?”李慕渊道。
“那里是什么高人,只不过是老道士偷听而已,在下华不注山长老,华阳宫解牛士!”说话间,一个胖大的身影在竹林中闪出,后面有一道童在侧。

点评

神在身外,身死神留。 这一节,亦是孤城得意之笔。见笑见笑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4 09:27
神在身外,身死神留。 这一节,亦是孤城得意之笔。见笑见笑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4 09:27
神在身外,身死神留。 这一节,亦是孤城得意之笔。见笑见笑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4 09:27
神在身外,身死神留。 这一节,亦是孤城得意之笔。见笑见笑。  发表于 2009-11-24 09:27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1-24 00:4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叶赫娜兰.孤城 于 2009-11-24 01:34 编辑

“好一段专诸刺王镣!”

“不错,在下刚才所鼓,正是在下新创,此曲所述,正是此事。”李慕渊到,“道长闻曲即知吾意,定非凡人,幸会幸会,贫生李慕渊。”
“莫不是住在‘次第无人草堂居’的飞刀李慕渊?”
“道长何以知道?”
“哎,‘道士不出门,算遍山东事’,说的就是俺啊。屈指一算,尽可知道。”
“哈哈哈哈,”李慕渊道,“得识高手,慕渊幸甚,如不嫌弃,可到寒舍一叙乎?”
“贫道正有此意。”

李慕渊对秋胜男道:“贤弟即以领悟,为兄已无可教,亦不用挽留。只是数月相处,还真没让贤弟到舍下一观。我想贤弟大志在胸,而东瀛狼子之心久而不死,贤弟很快就要到东瀛,学彼长技,以制夷人。近日恐即相别,如不嫌弃,可随道长同道寒舍。”
“得师父真传,胜男怎能不欣然领命。更何况师父神龙见首,胜男也早想见见师父书房何样啊。”

“诸位随我来。”船太小,李慕渊令船家携琴,茶,先行把船行至草堂,一行人陆路而去。

秋风萧瑟,落花满径。

街上晃过瘦弱的人影,褴褛的衣衫,在秋风中瑟瑟。
眼前的景致,如萧瑟哀怨的琴鸣。
催人泪下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扫一扫,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

关于社区|广告合作|联系我们|帮助中心|小黑屋|手机版|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6号

北京宏牧伟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(京ICP备11016518号、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6号)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  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 GMT+8, 2019-12-8 18:02, 技术支持:温州诸葛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